【專訪】w-inds. Oricon 專訪文字翻譯

原文網址:http://www.oricon.co.jp/special/48103/

w-inds.出道15年 回顧至今為止的活動

w-inds.邁入出道第15年,同時發售新專輯『Blue Blood』。展現目前流行最前端的音樂,身為代表日本的舞蹈歌唱團體,不斷突破流行前線的3人。一起來回顧他們風起雲湧的15年、以及本張專輯的概念。

歷經15年由表演者轉而接近創作者

--『Blue Blood』專輯,可說是象徵現在的w-inds.,也是最傑出的作品了。

橘慶太 上一張作品『Timeless』也是這種感覺。作品若是與自我產生深刻連結的話,就會感到非常可愛呢。當然從出道開始,發行的都是充滿愛情的作品,這點是不會變的,只是對每一首歌曲的愛意完全不同呢。

緒方龍一 說到目前為止我們能做到的事,就是以藝術品來考慮創作。尤其出道當時我們都還小,也是當大人與製作團隊間意見相左時卡在中間的時期。

慶太 不過,這次包含了自己的技巧還有點子,可說是竭盡全力的感覺。這就是一張讓我們感到大滿足的專輯。

龍一 經過15年來日積月累,應該有從表演者轉而向創作者更進一步吧。

--製作本次作品時,以創作者身分注意到的事?

龍一 關於本次作品,基本上是由慶太主導,大家互相討論中決定方向。

慶太 從製作上一張作品『Timeless』開始,就有下一張要把放克以現代風格重生為”新放克”概念來製作專輯的構想。發行了『Timeless』的延伸單曲『FANTASY』,從接下來的單曲開始,不僅舞蹈甚至也希望製作充滿放克風的音樂,因此有了『In Love With The Music』的發行。以此衍生『Show You Tonight』『TIME TO GETDOWN』迪斯可與放克風格為主軸,搭配R&B與HIP HOP樂曲,完成了『Blue Blood』。

--是讓人感到一致性與多樣性的專輯作品呢。

慶太 老實說,邊聽著專輯專邊感到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,好像是人生第一次這樣,流暢度與樂曲之間有著絕妙的搭配。

龍一 純音樂版也是一樣。

--聽起來的感覺非常地棒呢。

千葉涼平 是非常優秀的專輯唷

全員 (笑)


抱持少年般的心便可持續歌唱並表演下去

--完成3人讚賞且點頭稱是的作品,製作過程是否也順利呢?

龍一 大致上很順利喔。要說辛苦的地方,在「The Right Thing」即使有些僭越,我參與了作詞。一開始我寫的歌詞太過熱情,把對w-inds.的想法都展露無遺,果然是太內斂嗎(笑)。當然想著團員而寫出來的這點是不會變的喔。想像著前方有許多人,再次修改而成。任何人都會在人生道路上遇到分歧點。而我重視的是,抓住機會與努力達成。因此,「The Right Thing」這樣的歌詞是我非常重視的喔。

涼平 在這首歌曲哩,我也填了詞。除了有自己想法也加入了自己以外的事物,描述了積極向前的概念。

--另外在「This is the Life」中,則是慶太作詞。現在3人的心情、想傳達的話,可以透過本次作品感受到呢。

涼平 很開心能傳達出去。不過,比起歌詞包含的心意,首先先聽音樂,單純地感覺到很舒服的話就太好了。

慶太 希望能盡情享受現代舞蹈流行音樂。

龍一 整體來說是輕鬆的,帶有以『Blue Blood』為中心的主題,剔除不必要的成分所淬取而成的成品。

涼平 很清爽吧

--清爽感是從出道以來就未曾改變的部份。即使邁入第15年,也始終保持著新鮮的感覺。這點是w-inds.厲害的地方啊。

慶太 動機一直沒有變喔。不論是關於舞蹈或歌唱,就好的方面來說,不認為是工作。感恩的是,因為給予了我們可以製作所想追求之音樂類型的環境,抱持少年般的心便可持續歌唱並表演下去,也能夠創作樂曲。

龍一 不論何時音樂都是我的中心喔。甚至和家人講電話時,腦袋的一個角落想的也都是音樂。

涼平 我也是,自己雖然沒有發現,但私底下,身體總是不自覺擺動起來,自然地心情隨音樂而走,也曾被朋友罵過呢(笑)。

龍一 我懂!常顯得心不在焉的感覺。即使做夢也是以音樂為中心。

慶太 我就沒那麼嚴重,應該不會做夢也在想(笑)。

龍一 在夢裡,我還被慶太罵過(笑)。內容雖然忘記了,但是與音樂有關,記得被慶太狠狠罵了一頓。

慶太 是在夢裡吧。怎麼講得好像記憶深刻(笑)。

龍一 就是這樣的慶太,面對音樂總是對自我要求非常嚴格。

慶太 這應該可說是3人的共通點呢。

龍一 覺得慶太好厲害的地方是,從出道當時開始,對於自己不想做的事,總會好好地表明。

涼平 很尖銳敏感呢

慶太 不過,有一段時期我有變得比較溫順喔。

--大概是什麼時候呢?

慶太 大約是4、5年前吧,讓別人述說意見也無傷大雅。

龍一 的確有呢。突然間慶太變得圓融,會覺得到底是怎麼了。

慶太 不過到最後,討厭那樣的自己,目標是率直地說出自己的想法、自己想做的音樂。


因為有伙伴,方能跨越至今為止許多事物

--正好是迎接10週年的時候。就年齡方面,是否剛巧是蛻變為成熟男性的時期呢。

慶太 最一開始有感受到,但果然這太不像自己,變得不太能忍受呢。

--是否與無論如何也不改變的少年般的心有關呢。

涼平 的確有關係呢。

龍一 但是,我也是變化很大。

慶太 外表的變化也好,的確龍一或許是最容易理解的。

--相反地,最難理解的是涼平?
慶太 難以理解呢(笑)。

--涼平是隊長,曾經有考慮到團體平衡而壓抑自我情緒的時候嗎?
涼平 不,沒有這樣的事情喔

--即使不說話,自然地就可理解週遭狀況。
慶太 應該是。

涼平 一定是正因為這2人的關係吧。基本上,2人所想的事,關於對w-inds.的看法,通常不太有意見不同的感覺,因此沒有必要特意由我出面。

--並非由自己起頭帶領的類型,而是採取俯瞰態度的隊長啊。
涼平 最初總是被2人無厘頭式地半強迫著(笑)。

龍一 但是,隊長除了涼平以外,不作第二人想。

--順道一提,3人的關係與出道時相比怎麼樣呢?

慶太 我覺得完全沒有變呢。一開始已經講了我想說的(笑)。

龍一 當時或許有點害羞,但是也不用特地去顧慮對方。

涼平 是啊。不過相對於10多歲慶太的暴走,倒是會由2人來制止,也有這樣的事(笑)。

龍一 正確來說,是等到他自己停止吧(笑)。

慶太 我覺得他們真的很能忍耐呢(笑)。若不是這2人,現在會是什麼樣子呢?

龍一 有可能中途就放棄了。

--持續15年來,有覺得3人在一起是非常重要的嗎?

龍一 這不是15年的答案呢。

涼平 我也覺得一個人的話絕對辦不到。我認為因為有伙伴,才能一起跨越至今為止許多事物。

龍一 關於這點,成員、工作人員不用說,對於歌迷朋友也是一樣的感覺呢。

慶太 每個人對於音樂都有喜好,明明我們的要求有時任性,正因為歌迷朋友的包容接受,w-inds.才能持續15年不斷前進。

涼平 w-inds.的歌迷真的好厲害,器量很大呢,再次有這樣的體認。

慶太 歌迷朋友對於音樂,就好的方面來說是貪心的呢,因為想要吸收新事物,即使是我們發想的點子,或表現至今尚未嘗試的領域,都給予我們100%沒問題喔這樣的安心感與信賴關係。

龍一 這也是這幾年來更加確定的事呢。

--出道當時,給予人的印象是近似於偶像的,在w-inds.以創作者逐漸進化中的同時,直到最終確定前,有沒有擔心歌迷會離開的不安呢?

龍一 與其說我們,周遭也是很具威脅性的呢(笑)。

慶太 不過,知道不可能一直都會在身邊。因而我們常常思考將來的事,即使被周遭的人威脅(笑),也不打算改變自己的決定。或許有人認為持續做同一件事是安全之道,若是我們改變自己想做的事選擇安全這條路,倒不如全力克服困難比較好。話雖如此,好像一次也沒有感覺到危險就是了。

涼平 我的話,很不擅長這種「絕對必須這麼做」類似束縛的話。但是,w-inds.啊,好的方面來說因為具有流動性、柔軟性,才能一路持續到現在。也許有很多人有著w-inds.=活潑唱跳團體的印象,覺得有時是我們自己散發的,但不僅舞蹈,希望今後能更加展現w-inds.的多面性,就很棒了。

無論如何都想持續
--第15年,好像最近才剛迎接10周年的感覺,時間過得很快,有感到任何心境與環境的變化嗎?

慶太 剛剛也有稍微提到呢,覺得貫徹自己意志的想法變得更加強烈了。一定是這世界上沒有可以扭轉我的意見的人了吧(笑)。

涼平 嗯,沒有(笑)。

龍一 慶太的嗅覺、或說是第六感,在這5年間變得更加敏銳了,慶太所說的話也很具說服力,誰也無法扭轉。

涼平 絕對不會說錯誤的事情呢。慶太的意見大家都能贊同,好,就這麼辦吧!也能下很明確的指示。

龍一 我也是相信自己的感覺跟第六感,雖然一路這麼走來,要達到自己也認可的標準,之間需要不斷地微調整,才能走到這一步。因此,最近2年是最幸福的呢。當然在之前也經歷過許多開心、愉快、辛苦的事,但在『Timeless』的巡迴演唱會結束之時,眼前所見風景實在太棒了,打從心底對於目前現狀感覺真幸福啊。

涼平 還有,最近5年間,我們有著各自的個人活動,環境、心境上都有很大的變化。在此之前,想著應如何展現身為w-inds的魅力,如何取得3人平衡又可自我表現的方式。在個人活動中,無須多想,把自己想做的事完整呈現出來即可。

--從個人活動中獲得的經驗,可以回饋到w-inds.,正所謂相輔相成效果呢。

龍一 團體是這樣沒錯,精神面上,感覺更相通了呢。

涼平 原本就是個性迥異的3人,藉由比起以前更加強調個人特性,身為w-inds.的鐵三角會變得更加堅韌。

龍一 在我內心,已經覺得去年的『Timeless』是w-inds.集大成之作,但完成了超越它的專輯『Blue Blood』,這是15年前的我們也都料想不到的事(笑)。能成為製作『Blue Blood』這樣專輯的團體,是當時3人怎麼也無法想像的啊。不過,從15年前開始,我們各自喜歡靈魂樂、藍調、黑人音樂,想要一起分享它們,說不定『Blue Blood』的製作契機就是由當時所醞釀出來的吧。

慶太 說起來當時沒有想過w-inds.到現在還會存在呢。

涼平 那時想大概3年就結束了。

慶太 完成『Another World』時也是覺得很創新的作品吶。當時完全沒想到會成功製作出『Blue Blood』。說不定,就是時常抱著再3年就結束了的心情,才能這樣持續走來15年吧。

--可以分享一下關於邁向20周年有什麼樣的展望。
涼平 無論如何都想要持續下去。

慶太 能肯定的是,3人都以音樂為中心,這點在未來也是不會改變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 

豐華東洋出處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rwardjpop/posts/10152816597021571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翻譯:KL.C

 

 

le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